北京快三开奖查询结果

芋头信息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564|回复: 38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(美)欧·亨利:命运之路

  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047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6-11-7 15:48:34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
  罗达十译
  我踏上许多条道路
  追求人生的真义。
  我心纯志坚,以爱情指路,
  难道真心和爱情
  在人生之战中不愿为我佑护,
  让我主宰、选择、左?#19968;?#38136;造
  我的命运?
  大卫·米尼?#36335;?#34920;的诗
  歌唱完了。歌词是大卫写的,曲调具有乡村特色。小?#39057;?#37324;,人们聚在桌子周围,热情鼓掌,因为年轻的诗人包下了?#21697;选?#21482;有公证人帕 皮诺先生没?#20449;?#25163;。听了这几行歌词,他摇了摇头,不敢苟同,因为他博览群书,知识渊博,也没和其他人一起喝酒。
  大卫出了门,来到村子街道上。夜风把酒气从他头上驱散。他这时记起,当天晚上他才和伊冯娜吵了嘴,已经下定决心离?#39029;?#36208;,到外面的大世界去闯天下。
  “等到全世界的人?#23478;?#35829;我的诗歌那一天,”他沾沾自喜地思忖道,“她也许会后悔今天不该说?#20999;?#38590;听的话。”
  除了?#39057;?#37324;饮酒作乐的人以外,全村的人?#23478;?#32463;入睡。他的房间是父亲茅草房边搭起的棚子。他悄声钻进去,把衣物打成一个卷儿,然后用?#26223;?#25226;它撬起搭在肩上,昂首踏上离开维尔诺瓦的路。
  黑夜中他父亲的羊群蜷缩在圈栏?#23567;?#20182;从?#21592;?#36208;过——他曾每天放它们去吃草,任它们?#21335;?#22868;跑,自己则在小片片纸上赋诗填词。他看见伊冯娜的窗户还亮?#35834;疲?#21049;那间他的决心产生了动摇。灯光也许说明她不能入眠,后悔不该发火,说不定到了早晨她会——可是,不行!他主意?#35759;ā?#32500;尔诺瓦这地方?#36816;?#26681;本不合适。这儿没有人能理解他。他的命运和未来就在前面这条路上。
  暗淡月光下的原野,马路横穿而过,长达三英里,直如耕地?#35828;?#29313;沟。村里的人都相信,这条路肯定通向巴黎。诗人一边走,一边不时念着这个名字。大卫以?#25353;游?#31163;开维尔诺瓦,到这么远的地方去过。
  左岔道
  这条路直端?#25628;?#20280;达三英里,然后便成了一个谜。它成直角与另一条更宽的路相交。大卫站在岔口,一阵犹豫,然后踏上左岔道。
  在这条更重要的公路上,不久前才有车辆经过,路面上留下了清晰的车轮印。大约半小时后,推测便得到证实。陡峭的小山脚下有条小溪,一辆笨重的四轮大马车陷在里面动弹不得。车夫和左马骑手?#23472;?#39532;大声吆喝,不停地曳马缰。一个穿黑?#36335;?#30340;魁梧汉子站在路边;?#21592;?#31449;着一个纤细女人,她身上裹了件薄薄的长外套。
  大卫看出佣人们尽管卖力但缺少技巧。他不声不响,主动上前指?#30828;?#20316;。他?#24895;?#20365;从停止朝马吼叫,叫他们使劲推车轮,只让车夫用熟悉的声音催马拉车。大卫自己则用有力的肩膀推马车后部。众人协调用力,只一下,马车就驶上硬地。侍?#29992;?#37325;新攀上马车。
  大卫斜着身子站了?#25442;?#20799;。大个子富豪手?#25442;印!?#20320;到车上去吧,”他说,嗓音和他的块头一样大,但因其教养和习惯而不失粗鲁。这声音所到之处,唤起的只有服?#21360;?#24180;轻诗人只犹豫了瞬间,接着又是一声命令,由不得他再迟疑不绝。大卫登上马车踏步。黑暗中他依稀看见后座上那女?#35828;?#36523;形。他正准备坐在对面的位子上,只听见那声音再次发出命令:“挨在女人边上坐下吧。”
  富豪转过庞大的身躯,在前排位子坐下。马?#23548;?#32493;上坡行驶。女人默不作声,蜷缩在角落里。大卫猜不出她究?#40723;?#32769;还是年轻,但她的?#36335;?#21457;出一丝幽微柔和的芳香,搅得他奇想大发,深信神秘之下一定遮?#20146;?#31168;美。这正是他曾经常异想过的奇遇。但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解开这个迷的钥匙,因为,他虽然和这些猜不透的伴侣坐在一起,他们之间不曾说过一个字。
  过了一个钟头,大卫透过窗户看见马车穿行在某个镇子的街上。没多久,马车停在一座关闭的、没亭?#39057;?#25151;子前面。一个侍从从马上下来,急不可耐地猛敲大门。楼上一?#28982;?#26684;窗户猛然打开,黑暗中冒出个脑袋?#31232;?br />   “是谁深更半夜敲门,打搅我们这些安分人?店子已经关门。都什?#35789;?#20505;了,不会有掏钱?#31471;?#30340;旅客。别再敲了,滚走吧!”
  “开门!”侍从大叫,唾沫?#23665;Α!?#24320;门!博佩杜依斯侯爵大人要进来。”
  “噢!”楼上的声音惊?#23567;!按?#20154;,多多包涵。我不知道——都这么晚了——马上就开,大人随便用房。”
  门内传来链条和横闩的丁当声,门被大打开。银酒杯客店的?#20064;?#29791;瑟发抖,又冷又怕,站在门槛上,手中举了根蜡烛,连?#36335;?#37117;没穿戴完整。
  大卫跟在侯爵后面下了车。“扶小姐一把,”侯爵递过话来。诗人遵命而?#23567;?#25600;她下车?#20445;?#20182;感觉得到她的小手在颤?#19969;!?#36827;去,”又递过来一道命令。
  房间是客店的长方形餐厅。一张长方形橡木桌几乎占去全部面积。魁梧大人在桌子近首一张椅子上坐下。小姐在靠墙的一张椅子上瘫下来,看样子疲倦不堪。大卫站在一边,心里面在琢磨怎样巧妙得体地告辞,继续上路。
  ?#25353;?#20154;,”店?#20064;?#35828;,深深鞠了一躬,“要、要是我早晓得您会、会大驾光临,我会作?#31859;?#22791;?#20889;?#24744;。现在只剩些酒和冷肉,可能还、还——”
  “蜡烛,”侯爵说,以其特有的姿势展开肥胖的手指。
  “是,是,大人。”店?#20064;?#21462;来半打蜡烛,点亮,然后放在桌上。
  “我们还有一?#23433;?#33390;第红葡萄酒,不知大人愿不愿意给个面子尝一口——”
  “蜡烛,”大人说,同时展开他的手指。
  “遵命——马上照办——我这就去,大人。”
  大厅里又点起一打蜡烛。侯爵魁梧的身躯把椅子塞得满满实实。他从头到脚黑衣裹身,只有袖口和衣领的褶边是雪?#21672;?#29978;?#20142;?#20182;的剑炳和剑鞘也是黑色。他的表情高傲中含着讥讽。小胡子上翘,几乎碰到嘲笑的眼睛。
  小姐坐在那儿,纹丝不动。大卫现在看清楚了,她很年轻,身上透出一?#38047;峭?#21160;?#35828;?#32654;。侯爵浑厚的声音把他从?#36816;?#20932;凉美貌的?#20102;?#20013;惊醒过来。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干什么的?#20426;?br />   ?#25353;?#21355;·米尼奥。诗人。”
  侯爵的胡子弯曲向上,离眼睛更近。
  “你靠什么为生?#20426;?br />   “我也是个牧羊人,照看我父亲的羊群,”大卫答道,昂首挺胸,但脸上泛起一层红晕。
  ?#25226;?#20492;兼诗人少爷,听从今晚命运为你作出的?#25165;擰?#36825;位小姐?#26032;?#35199;·德瓦内斯,我的侄女。她出身高贵,每年根据?#22363;?#26435;有一万法朗的收入。要说她的魅力,你只需自己作出判?#31232;?#36825;些条件如果能打动你那颗羊倌的心,你只需说声愿意,她立即成为你的妻子。别打岔我。今天晚上,我送她到孔德·德维尔莫庄园,她原先答应了嫁给他。客人们都到齐了,神甫也在那里,等着完成这桩地位和财富上门当户对的婚配。可是在圣坛前面,这位平时温文尔雅、伏伏贴贴的小姐,突然像母豹一样向我冲来,桀骜不?#20445;?#26292;怒冲天,诋毁了我替她订的婚约,搞得神甫目瞪口呆。我当场对天发?#27169;?#31163;开庄园后,她必须嫁给我们碰上的第一个男人。王子也罢,烧炭的也罢,做贼的也罢,她都得嫁。而你,羊?#27169;?#23601;是这第一个男人。小姐必须在今晚成亲。不嫁你,?#22270;?#21478;外一个。给你十分钟,考虑愿意还是不愿意。不要拿问题或废话来烦我。只有十分钟,羊?#27169;?#26102;间很快就到。”
  侯爵的白嫩手指打鼓?#39057;厙米?#26700;子。他不再多说什么,不动声色地等待着,好像大院子的门窗已经关严,不准外人进入。大卫本想说些什么,但侯爵的态?#20154;?#20303;了他的舌头。他只好站到小姐身边,鞠躬致意。
  “小姐,”他开口道。惊奇地发现在如?#35828;?#39118;雅和美容面前,他居然能流利?#21557;?#22320;说得出话来,“你已经听见,我是个牧羊人。有时我也梦想成为诗人。如果恋美崇美是对诗?#35828;?#26816;验,那么我的梦想现在变得更?#24551;苛摇?#25105;能为你效劳吗,小姐?#20426;?br />   年轻女人抬起头来,干涩的双眼哀婉动人。他那坦率、神奕的脸?#21491;?#36825;场奇遇的重要性?#35782;?#21464;得庄重?#32420;啵?#20182;的身材健壮挺直;他的蓝眼睛里流动着同情;她心里充满对久求未得的帮助和怜悯的需求——所有这一切,突然把她融化,泪水夺眶而出。
  “先生,”她声调低沉地说,“看得出你真诚善良。他是我叔叔,我父亲的兄弟,我现在唯一的亲人。他爱我母亲,因为我长得像她,所以忌恨我。看他那副面孔我就觉得害怕,以?#25353;?#19981;敢违背他。可是,今天晚上他要把我嫁给一个年纪三倍于我的人。先生,原谅我,把你扯进这场冤怨。你当然不会迫于他的压力,唐突答应娶我。但是我至少要?#34892;?#20320;的慷慨大度。好久以来都没有人跟我说过话了。”
  诗?#35828;难?#37324;现在不仅只有慷慨。他肯定算个诗人,因为伊冯娜已被忘却;这位可爱的、新结识的美人清新典雅,?#23472;?#20102;他。她身上飘来的微香让他春情荡漾。他柔情满怀地看着她。而她,如饥似?#21097;?#20542;向他的柔情。
  “只有十分钟,”大卫说,“来做我本来需要好多年?#25293;?#23436;成的事情。我绝不愿意说我可怜你,小姐;那是假话。我爱你。我还没有机会向你求爱,但让我把你从这个暴君手中救出来,爱情可能会随之而来。我对未来充满信心,不会永远做牧羊人。现在,我将全心爱你,减轻你生活的?#32431;唷?#24895;意把你的命运?#32784;?#32473;我吗,小姐?#20426;?br />   ?#26114;牽?#20320;只是出于怜悯而奉献自己。”
  “出于爱心。时间就要完了,小姐。”
  “你会后悔的,将来会看不起我。”
  “我将来就是为你的幸福而活,并使自?#21495;?#24471;上你。”
  她的纤细小手伸出外套,钻进他的手心。
  “我愿把生活托?#38497;?#20320;,”她说,气喘吁吁。“还?#23567;?#29233;情——也许不像你想的那么遥远。答应他。只要摆脱他那双眼睛的魔力,我会忘掉过去。”
  大卫走过去,站在侯爵面前。黑躯体动了起来,嘲弄的眼睛瞟了一眼大壁?#21360;?br />   “还剩两分?#21360;?#19968;个放羊的居然要用八分钟?#32431;?#34385;愿不愿意接受财貌双全的新娘!放羊的,快说,愿意娶这位小姐吗?#20426;?br />   大卫自豪地站在那里,说:“小姐已经屈尊应求,愿意嫁我,鄙人不胜荣?#25671;!?br />   “说得妙!”侯爵说。“你倒是有求爱天才,羊倌少爷。小?#38377;?#19978;你也不赖,不然也许会拈上其它什么更次的签。现在,只要教堂和老天爷不作难,我们要尽快把这件事给了罗。”
  他“?#23613;?#22320;一声用剑柄抽响桌子。店?#20064;?#24212;声过来,双腿打颤,?#32654;?#26356;多的蜡烛,知道大人又有什么奇?#23478;?#24819;了。“弄个神甫来,”侯爵说,?#21543;?#29995;。懂吗?给你十分钟,弄个神甫到这儿来,要不然——”
  店?#20064;?#20002;下蜡烛,拔腿就去。
  神甫来了,睡眼惺忪,?#28845;?#19981;安。他宣告大卫·米尼奥和露西·德瓦内斯正式结为夫妻,把侯爵抛过来的金条揣进口袋,然后?#29486;?#27493;子消失在外面的夜色?#23567;?br />   “拿酒来,”侯爵命令道,朝主人展开他那不祥的手指。
  酒?#32654;?#21518;他又说:?#32610;?#37202;。”烛光中他站在桌子尽头,犹如一座恶毒加?#24895;?#30340;黑山。他的眼睛转向侄女,凶光?#20102;福路?#23545;旧情的追忆已转化成杀?#35828;?#27602;计。
  “米尼奥先生,”他举起酒杯说,“我说完就干杯:你已经和她结为夫妻,她将让你有一辈子遭不完的罪。她骨子里注定了弥天大谎不断,杀人放火不厌。她会带给你耻辱和?#24039;恕?#22905;的眼睛、皮肤、嘴巴浸透了附着在她身上的魔鬼,甚至愿意卑躬屈节,去引?#25214;?#20010;区区乡巴?#23567;?#35799;人先生,这就是你洪福齐天的希望。干杯!小姐,我总算甩掉了你这个累赘。”
  侯爵把酒干了。这时姑娘发出一声惨叫,好像突然受伤一般。大卫端起杯子,向前跨了三步,站在侯爵正对面。他的仪态举止全然没?#24515;?#32650;?#35828;?#24433;子。
  “刚才,”他镇静地说,“你把我称作‘先生’,算是看得起我。?#28909;?#25105;和小姐已经成婚,你我也算沾亲带?#21097;?#22320;位上就更加接近,所以我有资格在某件小事上和你平起平坐。可以吗?#20426;?br />   “可以啊,放羊的,”侯爵嘲弄道。
  “那末,”大卫说,同时把酒泼进讥笑他的那双眼睛,“也许你愿意屈尊和我决斗。”
  随着一声?#32560;洌?#20399;爵大人暴怒而起,如号角的气流来得突然。他猛然把剑抽出黑?#21097;?#23545;在一旁踌躇不安的店?#20064;?#22823;叫:“拿剑来,给这个笨蛋!”他转向小姐,发出让她心寒的狞笑,说:“小姐,你太让我伤筋动骨了。看来,我得在同一个夜里,既让你成婚,又让你守?#36873;!?br />   “我不会比剑,”大卫说。在夫人面前承认这点,他的脸刷地红了起来。
  “我不会比剑,”侯爵模仿他的声调说。“未必要像乡巴老一样比橡木棍??#32654;玻?#24343;朗索瓦,?#20204;?#26469;!”
  侍从从枪套里抽出?#34903;?#38126;亮的大号手枪,上面还嵌饰有银徽。侯爵顺手抓起一把甩过来,掉在桌上大卫?#30452;摺!?#31449;到桌子另一头去,”侯爵大声说。“放羊的也?#27809;?#25187;板机吧。没有几个羊倌有幸死在姓博佩杜依斯的枪下。”
  牧羊人和侯爵在长桌两头对视而立。店?#20064;逑诺?#30452;哆嗦,?#28982;?#20102;几下,结结巴巴地说:“先、先生,看在耶稣的份上,别在我店里干这个!别见血?#20581;?#37027;可要?#29486;?#25105;的?#19997;脱健?#20399;爵的目光杀气腾腾,店?#20064;?#30340;舌头给吓瘫了。
  ?#26263;?#23567;鬼!”博佩杜依斯大人大?#23567;!?#21035;在那儿磨牙齿。如果你能行,就替我们发口令。”
  店?#20064;?#25169;通跪在地上。他有口说不出话,连声音也发不出来。不过,他?#28982;?#20102;几下,好像在乞求,“为了我的店子和?#19997;停?#35831;不要动武。”
  “我来发令,”小姐说,口齿清亮。她走近大卫,给他甜甜的一吻。她的眼睛晶莹?#20142;粒?#21452;颊重生朱晕。她背墙站立,两个男人端起手?#27807;人?#25253;数。
  “一——二——三!”
 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发出,蜡烛只闪了一下。侯爵微笑着站在那儿,左手指展开撑在桌缘上。大卫仍然直挺挺站着,慢慢转过头来,眼睛搜寻着他的妻子。随后,外衣从身上滑下,他也瘫倒在地板上,?#27807;妝览!?br />   成了遗孀的小姐发出一小声绝望的惊叫,跑过去俯身看他。她发现了伤口,然后抬起头来,脸上?#25351;?#20102;原来那层悲哀。?#21543;?#31359;了他的心,”她喃喃道。“啊,他的心!”
  “走吧,”侯爵浑厚的声音说,“滚出去,上车!天亮之前,我就要把你脱手。你得再嫁一次,嫁给一个活的,就今天夜里。嫁给碰到的下一个,小姐,强盗也罢,乡巴佬也罢。要是路上碰不到人,?#22270;?#32473;替我开门的贱鬼。滚出去,上车!”
  侯爵看上去怒不可遏,高大威?#31232;?#23567;姐重新裹上外套,进入神秘。侍?#29992;?#25910;起手枪。所有的人出门上?#35828;?#22312;外面的马车。巨轮滚动的声音回响在?#20102;?#30340;村庄里。在银酒杯客店,?#20064;?#25163;搓手,六神无主,俯身看着?#25442;?#27609;的诗?#35828;?#22836;颅;桌子上二十四支蜡烛的火苗飘舞晃动。
  右岔道
  这条路直端?#25628;?#20280;达三英里,然后便成了一个谜。它成直角与另一条更宽的路相交。大卫站在岔口,一阵犹豫,随后踏上右岔道。
  这条路通向哪里,他不知道,但他决心在当天晚上远离维尔诺瓦。他走了一英里,然后路过一座大庄园。看得出来,庄园不久前才?#20889;?#36807;客人。每扇窗户都亮?#35834;疲?#22312;通向大门的宽敞石路上,客?#35828;?#36710;辆留下纵横交错的轮迹。
  又走了三英里,大卫感到疲倦。他在路边松树上,以枝代床,歇了?#25442;?#20799;,睡了一阵子。然后他站起身来,继续踏上未知的路。
  就这样,他在大路上走了五天,睡的是大自然的芳香?#19981;?#20892;舍边的干草垛,吃的是农夫们慷慨施舍的白面包,喝的是溪水或放羊娃主动递上的小杯。
  最后,他过了一座大桥,来到那座笑盈盈的、较之世界其他任何地方埋?#25442;蚣用?#36807;更多诗?#35828;某鞘小?#24052;黎城的声音,隐隐约约,可以听见。那是说话声、脚步声和车轮声混和而成的嗡鸣,充满活力,?#36335;?#22312;向他发出召唤。他的呼吸不禁变得急促起来。
  他又走了一段路,来到孔第街一座旧房?#28216;?#27280;下,付钱写了号,坐在一把木椅上,开始写诗,这条街曾住过名门望族,现在却挤满了衰败?#22369;?#20154;家。
  街上的房屋都很高大,虽然损毁严重,但高贵气派犹存。大多数房子空空洞洞,只剩下?#26223;?#21644;蜘蛛。到了晚上,只听得见铁器碰撞声和吵闹者挨门挨户找店子的?#26032;?#22768;。往日上流阶层的深宅大?#21512;?#24050;变成腐臭破败的藏污纳垢之所。可是大卫发现,这一带的房租正配得上他寒伧的腰包。他不分昼夜,伏案于?#22870;?#20043;间。
  一天下午,他买完食物回到寒舍,带了些面包、凝乳和一瓶低度酒回来。在楼梯上,他遇见——应该说是偶然碰见,因为她正坐在楼梯上歇气——一个年轻女人。她的姿色之美甚?#20142;?#35799;?#35828;?#29983;花妙?#35782;?#26080;可企?#21834;?#23485;松、深黑的外套敞开着,露出里面艳丽的睡衣。她的眼睛随思绪的每一细微变化而变幻莫测。转瞬之间它们可以?#20305;?#31461;般的浑圆无邪变成吉普赛人般的细长?#22120;鎩?#19968;只手提起她的睡衣,露出一只秀鞋,高跟的、鞋带没拴,散在那里。她简直美如天使,屈尊俯就不在她的份内,施魔指?#30828;?#26159;她的权利!也许她已看见大卫走近,所以坐在那儿?#20154;?#24110;忙。
  呵,请先生原谅她把楼道给占用了,可是,瞧?#20999;?可恶的鞋!嗨!这鞋带居?#25442;嵬选?#21621;,但愿先生不嫌麻?#24120;图堇图?
  诗人在?#30340;?#21035;扭的鞋带时手指都在发?#19969;?#31995;完后他想赶快躲开,深感她的存在之危险。可是她的眼睛变得吉普赛人般的细长?#22120;铮?#35753;他动弹不得。他倚在楼梯扶手上,手中紧握那瓶酒。
  “你真好,”她说,莞尔一笑。“请问,先生也住这所房子?#20426;?br />   “是,夫人。我想是的,夫人。”
  ?#30333;?#22312;三楼?#20426;?br />   “不,夫人。住得更高。”
  夫?#35828;?#25163;指动了动,微微表现出一丝不?#22836;场?br />   “请原谅。我这样问实在不应该。请先生宽怒。打听先生住在哪儿,对我太不得体。”
  “夫人,请别这么说。我住在——”
  “算了,算了,别告诉我。我知道错了。只是我对这所房子很?#34892;?#36259;,包括房子里面的一?#23567;?#36825;儿曾是我的家。我常到这儿来,梦想重温昨?#25307;?#31119;。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吗?#20426;?br />   “就让我告诉你吧,因为你用不着解?#20572;?#35799;人结结巴巴地说。“我住在顶楼——楼梯?#25112;?#36793;的小房间。”
  “是正面那间?#20426;?#22827;人问,头偏向一侧。
  “是背后那间,夫人。”
  夫人叹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。
  “那我就不再耽搁你了,先生,”她说,眼睛变得圆圆的,天真无?#21834;!昂煤谜?#26009;我的房子。哦,只是它的记忆才属于我啦。再见,?#34892;?#20320;的殷勤礼貌。”
  她去了,只留下一个微笑和一丝?#21335;恪?#22823;卫梦游?#38377;?#23436;楼梯。但他还是?#29992;?#20013;清醒过来,而那微笑和?#21335;?#21364;一直萦绕着他,从此再也没有真正离开过。这位他一无所知的女人激起他的灵感,使他写出赞扬美目的情诗,抒发一见钟情的颂歌,描?#25171;?#34615;秀发的赋诗,以及摹写纤足?#38386;?#30340;商籁体。
  他肯定算得上个诗人,因为伊冯娜已经给忘了:这位新结识的苗条美女以其清?#36335;?#38597;让他着迷。她身上发出的?#21335;?#35753;他充满奇妙的感觉。
  一天晚上,同一座房子三楼的一个房间里,有三个人围在桌子旁。房间里除桌子、三把椅子和桌上点亮的蜡烛外,再没有其它家具。三?#35828;?#20013;有一个身材高大,身穿黑衣。他满?#21557;?#24324;,自鸣不凡,上翘的小胡子几乎触到讥讽的眼睛。第二个人是位贵妇,年轻貌美。她的眼睛有时如孩童般的眼睛,圆圆的,纯真无?#22467;?#26377;时又像吉普赛?#35828;难?#30555;,长长的,充满欺诈?#22120;鎩?#27492;时她的眼睛锐利而充满野心,如同所有密?#36744;?#21010;者一样。第三个人是个干实事的人,一个格?#32933;浚?#32966;大剽悍的操刀人,浑身透着火暴与?#25214;恪?#21478;外两人称他作德罗尔斯上?#23613;?br />   这人一拳扎在桌上,强忍着怒气说:
  “今天晚上干。今天晚上,在他半夜去做弥撒的时候干。我厌倦了毫无结果的密?#36744;?#21010;。我烦透了信号、密码、密会和暗语。我们就公开当?#21387;?#36156;吧。如果法兰西需要除掉他,我们就公开杀了他吧,用不着设什么陷阱圈套去让他上?#22330;?#20170;天晚上干,就这么定了。我说到做到。我?#36164;?#26469;干。今天晚上,在他半夜去做弥撒的时候干。”
  贵妇人温和地看他一眼。女人,无论多么惯于密谋害人,对这般匹夫之勇也不得不肃然起敬。大个子男子则捋着上翘的小胡子。
  “亲爱的上尉,”他说,声音浑厚,习惯地润了润嗓音,“这次我和你想到一起了。等待?#25442;?#19968;事无成。我们有够多的宫廷卫士,可以保证这次计划万无一失。”
  “今天晚上干,”德罗尔斯上尉重复道,再?#25105;?#25331;击桌。“我说过了,侯爵,我?#36164;?#26469;干。”
  ?#26263;?#26159;,”大个子男人轻声说,“我们还有个问题要处理。我们得送信到宫廷里给自己人,跟他们?#24049;?#26263;号。我们最得力的人必须跟随?#22987;衣?#36710;。都这个时候啦,哪儿去找信使潜到宫廷南门?里布在那儿?#30331;冢?#21482;要把信送到他手上,那就大功告成。”
  “我来送信,”贵妇人说。
  “你?#20572;?#20271;爵夫人?#20426;?#20399;爵问,眉毛上翘。“我们理解你的献身精神,可是——”
  “听我说!”贵妇人尖声说,双手撑在桌上。“这幢房子的阁楼里住着一个乡下来的年轻人,跟他在乡下照看的羊羔一样天真无?#21834;?#28201;驯善良。我在楼梯上遇到过两三次,我向他打听过,担心他住?#32654;?#25105;们经常聚会的地方太近。只要我愿意,他绝对听我的。他在阁楼里写诗,也许还常常梦我哩。他会照我说的去做。就叫他把信送到宫廷。”
  侯爵?#21491;?#23376;上站起,鞠了一躬。“你还没让我把话说完哩,伯爵夫人,”他说。“我本想说:你的献身非常?#25353;螅?#21487;是你的机智和魅力更在其上。”
  策划者们忙于商量之?#21097;?#22823;卫正在润饰他“致楼梯恋人”的诗?#23567;?#20182;听见羞怯的敲门声,打开门,惊奇地发现她站在那儿,呼吸急促,像是处境危艰,眼睛如孩童般的一样浑圆无?#21834;?br />   “先生,”她气喘吁吁地说,“我碰到困难来求你帮助。我相信你真诚可靠,又找不到其他人帮忙。在傲气十足的男人中间,我穿了好多条街,才跑到这儿来。我叔叔是国王宫廷里的警卫队长。我得找个人尽快带信给他。但愿——”
  “小姐,”大卫打断她,眼睛闪闪发亮,充满为她效劳的欲望。“你的愿望就是我的飞翅。告诉我怎样和他取得联系。”
  贵妇人塞给他一封贴了封的信。
  “到南大门——记住,南大门——?#38405;?#20799;的警卫说,‘?#25509;?#24050;经离巢’。他们会?#25293;?#36890;过。然后你就到了宫廷南面入口。重复这句口令,把信交给答对暗号的人:‘只要他愿意,就让他出击。’这是接头暗号,先生,是我叔叔教的。现在国家动荡不安,有人暗算国王,所以在晚上答不上口令的人就不能进宫。请先生把这封信交给他,让我妈在闭眼之前见他一面。”
  “把信给我,”大卫急不可耐地说。“可是这么晚了,怎能让你一个人回街上去?让我——”
  “不,不?#23567;?#24555;去吧。每一秒?#20960;?#23453;石一样珍贵,”贵妇人说,眼睛变得如吉普赛?#35828;?#19968;样细长?#22120;鎩!?#20197;后另找时间?#34892;?#20320;的好意。”
  诗人把信揣进胸口,三步并作二布下楼去了。他走后,贵妇人回到?#26053;?#30340;房间。
  侯爵那表情丰富的眉毛向她发出询问。
  “他去了,”她说,“像他养的羊子一样又快又?#25285;?#36865;信去了。”
  德罗尔斯上尉的拳头再次把桌子震动。
  “真见鬼!”他大叫道。“我?#20122;?#32473;挪下了!我不敢?#20122;?#32473;别人。”
  “拿这支去,”侯爵说,从外套下抽出一支铮铮发亮的大?#19968;铮?#36824;嵌有银饰。“没有比这更厉害的。但要小心保存好,上面有我的纹章和?#20301;眨?#25105;早就是?#21491;?#23545;象了。今天夜里我?#32654;?#24320;巴黎,赶回庄园去。天亮前必须赶到。再见,伯爵夫人。”
  侯爵?#24471;?#34593;烛。贵妇人穿好外套,同两个男人一道悄声下了楼,汇入孔第街狭窄的人行道上那四处流?#35828;?#20154;潮之?#23567;?br />   大卫疾走如飞。在国王住宅的南大门,有人用戟指着他的胸膛,但他一句话就把它给挡开了:?#21543;接?#24050;经离巢。”
  “可以通过,兄弟,”门卫说,“快走吧。”
  在宫廷南面入口阶梯处,几个警卫跑来抓他,但一听通行令就如中了魔一般住了手。其中一个人走上前来说:“只要他愿意——”还未说完,警卫当中便一阵骚动,一个面目严峻、很有军人风度的人突然挤出人群,从大卫手上抢走那封信。“跟我来,”他说,带大卫进了大厅。他拆开信读了一遍,然后朝?#21592;?#36208;过的穿步兵军官制服的人挥了挥手。“泰?#20387;?#19978;尉,把南面入口和南大门的警卫抓来关起。换上我们了解的忠于王室的人。”他又对大卫说:“跟我来。”
  他领大卫穿过走廊和前?#36965;?#26469;到一间宽敞的房子。房间里有个神色忧郁的人,穿也穿得阴暗,坐在一张大皮套椅上?#20102;肌?#21355;士对这人说:
  “陛下,我给您说过,宫廷里充满了叛贼和内奸,就像阴?#36947;?#20805;满老鼠。陛下以为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。可就是因为他们的默许,这个人居然一直窜到您的门前来了。他带了一封信,让我给截下了。我带他到这儿来,想向您证明,我的多虑并非多余。”
  “我来问他,”国王说,在椅子里动了动。他看着大卫,眼皮下垂,眼睛呆?#20572;?#22914;盖了一层不透明的薄膜。
  “你是哪儿的人?#20426;?#22269;王问。
  “维尔诺瓦村的,在厄尔—卢瓦尔省,陛下。”
  “你在巴黎干什么?#20426;?br />   “我——我想当个诗人,陛下。”
  “在维尔诺瓦干什么?#20426;?br />   “照看父亲的羊群。”
  国王又挪了挪身子,眼睛上的薄膜揭开了。
  ?#26114;牽?#22312;田野里放羊?#20426;?br />   “是的,陛下。”
  “你生活在田野之?#23567;?#26089;晨你出去呼吸清凉?#25484;?#36538;在草地上的树篱之下。羊儿在山坡上?#21335;?#23547;草;你从流溪中饮水,在树荫下吃甜甜的黑面包,当?#25442;?#21487;以听见画眉在林子里吱吱歌唱。我说得对吗,牧羊人?#20426;?br />   “说得对,陛下,”大卫答道,叹了口气。“我还可以听见蜜蜂在花上采蜜,有时还可以听见采葡萄的人在山上唱歌。”
  “对,对,”国王说,有点儿不?#22836;常?#21487;能听见她们唱歌,但肯定听得见画眉。它们经常在林子里?#30634;冢?#23545;吗?#20426;?br />   “厄尔—卢瓦尔的画眉唱?#31859;?#29980;。我写了些诗,想重现它们唱的歌。”
  “你可以背下这些诗吗?#20426;?#22269;王问,很急?#23567;!昂?#20037;以前我也听过画眉唱歌。要是有人能准确地听懂它们唱了些什么,那可比一个王国?#36129;?#36149;。到了晚上你把羊群赶回圈里,然后在平静和安详中坐下来,高高?#35829;说?#21507;面包。你能背?#24515;?#20889;的?#20999;?#21527;,牧羊人?#20426;?br />   “我这就给您背一首,陛下,”大卫说,充满崇敬的热情:
  “懒惰的牧羊人,瞧你的小羊
  欢喜若狂,在草地上蹦荡;
  瞧它们在微风中起舞,千姿百态,
  听畜牧神?#24213;嗦?#31515;,宛转悠扬。
  “听我们在树梢上吱吱不息,
  看我们在羊背上蹦跳不停;
  给我们羊毛筑我们的暖巢,
  在枝?#37117;洌?#22312;——”
  “陛下大人,”一个严厉的声音打断他的背诵,“请允许我?#25910;?#20010;打油诗人一两个问题。时间剩下不多了。如果我?#38405;?#23433;全的担心让您生气,只好请您宽恕,陛下。”
  “多马尔公爵的?#39029;?#20037;经考验,”国王说,“不会让我生气。”他又缩进椅子里,眼睛上的那层薄膜重新盖上。
  “首先,”公爵说,“我把他带的信读给您听。”
  “今晚是王太子的忌?#20581;?#22914;果他按习惯去参?#28216;?#22812;弥撒,为他儿子的灵魂祈祷,?#25509;?#23601;要出击,地点在?#20102;?#26222;拉那德大街。如果他今晚要去作弥撒,在宫廷西南角楼上亮起红灯,以让?#25509;?#24341;起注意。”
  “乡巴佬,”公爵厉声说,“我念的这些你都听到了。是谁让你送信?#20426;?br />   “我的公爵大人,”大卫说,非常真诚,“我会告诉你。有个贵妇人让我送信。她说她妈病了,要送信叫她叔叔去看她。我不懂这封信的意思,但我可以发誓担保,她既漂亮又善良。”
  “说说这女?#35828;?#38271;相,”公爵命令道。“再说说你怎么进了她的圈套。”
  “说她的长相!”大卫带着温柔的微笑说。“那可是等于让语言创造奇迹。好吧,她是光明和黑暗的化身。她身?#25343;?#26465;像杨柳,也像杨柳般?#40723;?#22810;姿。她的眼睛变化无穷,?#25442;?#20799;是圆的:太阳在两朵云?#22987;?#24448;外觑?#20445;?#23427;们又微微半闭。她所到之处,天堂伴随而来;她离去之?#20445;?#28151;乱接踵而至,山楂花味?#33268;?#22905;在孔第街二十九号出现在我身边。”
  “这正是我们一直监视的那幢房子,”公爵转身对国王说。?#26696;行?#35799;?#35828;?#22937;舌,我们才有了一幅臭名昭著的库珀多伯爵夫?#35828;?#30011;像。”
  “陛下大人,公爵大人,”大卫急切地说,?#26263;?#24895;我笨拙的言词没有损毁她的美貌。我仔细端详过贵?#25937;说难?#30555;。我敢以性命打?#27169;?#22905;是一个天使,不管那封信怎么样。”
  公爵目不转睛地看着他。“我要拿你来做试验,”他慢条斯理地说。“今天晚上,你穿起国王的?#36335;?#22352;他的马车,亲自去参?#28216;?#22812;弥撒。接受这个试验吗?#20426;?br />   大卫微微一笑。“我仔细看过她的眼睛,”他说。?#25353;?#22905;的眼里我已经得到证明。你想怎么都?#23567;!?br />   十一点半,多马尔公爵带上自己的亲信,在王宫最西南角房间的一扇窗户点起一盏红灯。十二点差十分,大卫从头到脚穿戴成国王的样子,只是头耷外套?#26053;媯?#20506;在多马尔公爵身上,慢慢从王室走向等待出发的马车。公爵搀扶他上了车,关上门。马车朝大教堂飞驰而去。
  ?#20102;?#26222;拉那德大街转角处一座房子里,泰?#20387;?#19978;尉带着二十个人在警戒,时?#22871;?#22791;好在?#37145;?#32773;出现时给他们的突然而有力的?#25442;鰲?br />   但是,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策划者们好像略为修改了计划。王家马车驶到克利斯多夫大街,离?#20102;?#26222;拉那德大?#21482;垢?#19968;个街区,这时德罗尔斯上?#23601;?#28982;冲了出来,后面跟着他?#21069;?#22269;王杀手,朝马车?#29992;推?#32780;来。车上的警卫被提前到来的袭击吓了一大跳,但仍然下车英?#36335;?#25112;。激战声引来泰?#20387;?#19978;尉那队人马。他们在街上飞?#25216;?#27493;,赶来增援。可是,在他们赶到之前,怒不可遏的德罗尔斯上尉已经砸开国王马车的门,?#20122;?#31649;抵在?#36947;?#38754;黑乎乎的身子上面,开了火。
  这?#20445;?#29579;家的增援人马已经赶到,大街上喊声鼎沸,钢枪嘎嚓嘎嚓,惊马四处奔跑。坐垫上躺着可怜的模拟国王兼诗人,被?#30828;?#20329;杜依斯侯爵大?#35828;?#25163;枪射出的一颗子弹击?#23567;?br />   主干道
  这条路直端?#25628;?#20280;达三英里,然后便成了一个迷。它成直角与另一条更宽的路相交。大卫站在岔口,一阵犹豫,然后坐在路边休息起来。
  这些路通向何方他并不知道。每条路都好象各自通向一个充满机遇和危险的大世界。他坐在那儿,眼睛突然盯上一颗明亮的星,那颗他和伊冯娜为他们自己命名的星。这使他想起了伊冯娜,并开始怀疑自己的出走太唐突。仅仅因为伊冯娜跟他之间发生了几句口角,他就?#32654;?#24320;她、离开家么?爱情如此脆弱,甚至会在?#20992;省?#29233;情的证明——面前败下阵来?早晨的到来总能治愈晚上有过的小小心痛。他还有的是时间回家,维尔诺瓦全村的人都还在甜蜜的酣睡之中,根本弄不清他的事儿呢。他的心属于伊冯娜;在自己的家乡他可以写他的诗,找到他的幸福。
  大卫站起来,抖落身上的不安和诱使他出走的疯狂之情。?#20154;?#27839;老路回到维尔诺瓦的时候,出去飘荡的愿望已经一去不返。他经过羊圈,羊儿们听见他深夜的脚步声,急冲冲?#20498;?#26469;,焦躁地咩咩直叫,那熟悉的声音温暖了他的心。他轻手轻脚钻进自己的小房间,躺了下来,十分庆幸他在那天晚上挣脱了陌生的道路带来的苦痛。
  他对女?#35828;?#24515;真是了如指掌!第二天晚上伊冯娜来到路边的水井。那儿是年轻人经常聚会听神甫布道的地方。她的眼角在?#21335;?#37324;搜?#25353;?#21355;的影子。虽然紧抿的嘴唇看上去仍然怒气未消。他看到这副表情,勇敢地走上前去,从她嘴中得到宽恕,然后,在两人一起回家的路上,又得到一个吻。
  三个月之后他们结婚了。大卫的父亲通情达理,?#25351;?#35029;宽绰,为他们举办了一个方圆三英里都叫得响的婚礼。两个年轻人在村子里?#32423;?#20154;喜爱。街上贺喜的人排成了行,还在草地上跳起了舞。他们从?#20387;晨?#26031;请来杂技和提线木偶演员来为客人助兴。
  一年过去,大卫的父亲死了。羊群和茅舍传给了他。他已经有了全村最?#31361;?#30340;妻子。伊冯娜的?#25487;?#21644;水壶擦得铮亮——噢,没说的!太阳光下它们的亮光刺得你睁不开眼睛。还有她整理的院落,花床收?#26263;霉婀?#30697;矩,花儿长?#27809;?#27427;活泼,看见它们你的视力又得到?#25351;礎?#20320;还得听听她的歌声,清脆悠?#38126;?#21487;以传至格鲁诺大伯铁?#31216;?#26049;的那颗重瓣板栗树。
  可是有一天,大卫从关了很久的抽屉里抽出纸来,又开始咬起铅笔头来了。春天重新到来,感动了他的心。他肯定算得上诗人,因为现在伊冯娜几乎已经被忘记。绝妙、清新的大地之美以其特有的魅力?#22836;?#38597;?#23472;?#20102;他。树林和草地散发芳香,让他激动不?#36873;?#20197;前他每天?#29486;?#32650;群出去,到了晚上又把它?#21069;?#20840;带回。而现在,他躺在灌木丛下,在纸片上拼词填句。他钻在诗行之中,羊儿四散流落,狼群?#35829;?#32780;入,?#26263;?#20174;林中出来,偷走他的羊羔。
  大卫的诗篇越来越多,羊儿则越来越少。伊冯娜渐渐消瘦,脾气变得急躁,话语变?#27599;?#34180;。她的锅锅壶壶也变得暗淡,可是眼睛却犀利刺目。她对诗人抱怨道,他的疏忽使羊儿数?#32771;?#23569;,也给家庭带来悲哀。大卫?#22303;?#20010;男孩?#35789;?#32650;群,自己锁在茅舍顶上的小房间,写更多的诗。小男孩天生就是做诗?#35828;?#26009;,但又不能通过写作来发泄情感,多半的时间都在睡梦中度过。狼群不失时机,发现诗歌和睡眠原来同出一辙,所以羊群不断变小。伊冯娜的脾气也以同等的速度变坏。有时她站在院子中间,?#23472;?#22823;卫高高的窗户破口大骂,?#26032;?#22768;可以传至格鲁诺大伯铁?#31216;?#26049;的那颗重瓣板栗树。
  帕皮?#36947;?#20808;生,心地善良、明察秋毫、好管闲事的公证人,看出了这一切,因为凡是他的鼻子所指之处,没有任何东西逃得过他的眼睛。他找到大卫,鼓了一大包子气地说:
  “米尼奥朋友,是我在你父亲的结婚证书上盖的章。如果不得不为他儿子破产的文件作公证,我会感到非常?#32431;唷?#32780;你正在走向破产。作为一个老朋友,我要说几句。你仔细听着。看得出来,你已经醉心于写诗。我在?#20387;晨?#26031;有个朋友,布里尔先生——乔治·布里尔。他住的房子堆满了书籍。他学识渊博,每年?#23478;?#21435;巴黎,自己也写了很多书。他能告诉你酒窖最早是什?#35789;?#20505;造的,人怎样为?#20999;?#23450;名,为什么鸻鸟长着细嘴壳。诗的意义和?#38382;?#20043;于他,就如羊儿的咩鸣之于你,一样的明白无误。我写封信你带去找他,把你的诗也带去给他读读。然后你会知道是该继续写诗,还是该把注意力转向你的妻子和正事。”
  “请写信吧,”大卫说。?#26114;?#36951;憾你没早点儿说起这事。”
  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?#20445;?#22823;卫已经踏上到?#20387;晨?#26031;的路,腋下挟?#25293;?#21367;宝贵的诗篇。中午,他来到布里尔先生门前,拭去脚上的?#26223;!?#26234;者拆开帕皮诺先生的信,如太阳吸收水分一般,通过荧荧?#20142;?#30340;眼镜吸透了信的内容。他领大卫进了书房,在书海中腾出一个小岛让他坐下。
  布里尔先生做事一丝不苟。面对一指厚参差不齐卷成一团的诗稿,他甚至没有丝毫退缩之意。他把诗卷摊在膝上,开始读起来。他不疏漏一字一词,一头扎进诗稿中,如同一只蛀虫钻进桃壳内,努力寻找果?#30465;?br />   大卫坐在一旁,左也不是右也不是,在如此浩瀚的书海裹卷下惊颤。书海的波涛在他耳边咆哮。在这个海里航行,他?#20219;?#33322;海图又无指南针。他心想,世界上有一半的人肯定都在?#35789;欏?br />   布里尔先生一直钻完诗的最后一页,然后摘下眼?#25285;?#29992;手帕擦了?#36742;?#29255;。
  “我的老朋友帕皮诺身体好吗?#20426;?#20182;问。
  “非常健?#25285;?#22823;卫说。
  “你有多少只羊,米尼奥先生?#20426;?br />   “三百零九只,昨天才数过。羊群的运气不好。原来有八百五十只,可一直减少到现在这个数。”
  “你已经成家立业,过得也很舒服。羊儿给你带来许多东西。你?#29486;?#32650;群去田野,呼吸新鲜的?#25484;?#21507;甜美的面包。你的职责仅仅是提高警惕,躺在大自然的怀抱里,听林子里画眉的鸣啭。我说得对吗?#20426;?br />   “说得对,”大卫说。
  “读完了你的诗,?#36744;?#37324;尔先生继续说,眼睛扫视着书海,似乎在地平线上寻找船帆,“请看窗外远处,米尼奥先生。告诉我,你在那棵树上看见了什么?#20426;?br />   “我看见一只乌鸦,”大卫说,直?#36530;?#22320;。
  “正是这只鸟,?#36744;?#37324;尔先生说,“在我想逃避职责的时候它能帮助我。你熟悉这只鸟,米尼奥先生。他就是?#25484;?#36825;个哲学家。他因为顺从天命而感到幸福。没有谁像他那么喜气洋洋,心满意足,眼睛充满奇?#23478;?#24819;,脚步轻盈飘渺。他想要什么,大地都为他生产。他的羽毛没有?#36215;?#40479;那么漂亮,但他从不为这个伤心。你也听到过自然赐予他的音符,米尼奥先生,对吗?难道你以为夜莺?#20154;?#26356;幸福?#20426;?br />   大卫站起身来。乌鸦在树上发出刺耳的哇哇声。
  “谢谢你,布里尔先生,”他慢腾腾地说。“在所有这些哇哇声?#24515;?#36947;就选不出一个夜莺的音符?#20426;?br />   “如果有,我绝不可能漏掉,?#36744;?#37324;尔先生说,叹了一口气。“我每个字?#32423;?#36807;。别写你的诗啦,小伙子;你就安心过牧羊人富有诗意的生活就够啦。”
  “谢谢你,”大卫再次说道。“我这就回去照料羊群。”
  “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吃饭,”书人说,“又能忘掉失败的?#32431;啵?#25105;可以给你细细说来。”
  “算了,”诗人说,“我?#27809;?#21040;田野去,?#23472;?#25105;的羊?#21644;?#21703;?#23567;!?br />   回维尔诺瓦的路上,他艰难跋涉,腋下挟着他的诗。回到村子,他?#25112;?#19968;家叫齐格勒开的商店。他是个犹太人,亚美尼亚来的,凡是弄得到手的东西他都卖。
  “朋友,”大卫说,?#21543;?#26519;里的狼群跑到山上来骚扰我的羊子。我得买支枪来保护它们。你有什么枪卖?#20426;?br />   “今天我生意不好,米尼奥朋友,”齐格勒说,双手一摊,“只好便宜卖给你一支,价格只是价值的十分之一。上个星期我刚从国王的经纪人那儿买来一大车东西。他又是在一次王室物品拍卖中搞到的。拍卖的是一个大贵族的庄园和财产——我不知道他的头衔——他犯了?#26412;?#32618;,被流放了。拍卖物中有几把手枪精品。瞧这支,哇,简直配得上王?#20305;?卖给你只收四十法郎,米尼奥朋友,就算我少赚十块吧。这儿还有支火绳枪,也许——”
  “这支手枪就行了,”大卫说,同时把四十法?#20260;?#22312;柜台上。?#30333;?#23376;弹没有?#20426;?br />   “我这就?#22467;?#40784;格勒说。“再加十法郎,就可以附带一包火药和子弹。”
  大卫?#20122;共?#22312;外衣?#26053;媯?#22238;到茅舍。伊冯娜不在家。最近以来,她?#19981;?#21040;邻居家串门。但厨房里灶炉仍生着火。大卫打开灶门,把诗稿塞进去,丢在煤上。它?#20999;?#29066;?#24524;帐保?#36824;在烟道里发出唱歌的刺耳的声音。
  ?#25300;?#40486;的歌!”诗人说。
  他回到阁楼上的小房间,关好门。村子里非常宁静,有十来个人听到了那支大号手枪发出的巨响。他们一齐拥到楼上。正是这儿冒起的烟子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
  男人?#21069;?#35799;?#35828;?#23608;体平放在床上,笨?#30452;?#33050;地把尸体收拾干净,以掩上可怜的黑乌鸦被?#27627;?#30340;羽毛。女人们?#20652;丛?#21939;,道不尽无限的怜悯之情。有几个还跑去通报了伊冯娜。
  帕皮诺先生好事的鼻子也知道出了事。他是最先来到现场中的一个。他拈起手枪,仔细审视嵌银手把,脸上的表情混杂着对?#25925;?#30340;鉴赏和?#36816;?#32773;的哀悼。
  “?#36129;?#19978;刻的是,”他轻声对神甫解释道,“博佩杜依斯侯爵大?#35828;?#32441;章和?#20301;鍘!?/td>
分享到: 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打赏打赏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9

帖子

34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4
沙发
发表于 2017-1-7 00:41:47 | 只看该作者
美女秀台湾直播平台 美女主播隐私在线 你懂的,无需打赏也可观看下载、注册,搜索房间号102?#32431;?/div>
PC?#35828;?#22336;:
ttunion.cn/lxysk/?zoneid=79790&uid=48766
安卓地址:
hahaurl.com/370fcb5c/5659/48766/
?#36824;?#22320;址:
hahaurl.com/382d00a8/6706/48766/













网红制服直播秀 QQ群:605689421 每天大量视频直播秀,要你好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6

帖子

1177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177
板凳
发表于 2017-1-26 08:05:49 | 只看该作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6

帖子

79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9
地板
发表于 2017-1-31 07:13:44 | 只看该作者
高端娱乐:大额无忧!!平台专项:申博太阳城真人、BBIN电子真人、hy?#38750;?#30495;人、

狼牙山?#21183;?#24179;台、?#20351;?#36275;球~游戏平台专属:电子、真人、?#21183;薄?#20307;育。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新注册会员【送288奖金,3倍流水?#21830;?#27454;】即存即?#20572;?#36824;在等什么呢!快点加

入__银河娛樂場【aa13579.com】多平台游戏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6

帖子

1177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177
5#
发表于 2017-2-1 09:22:21 | 只看该作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2

帖子

93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93
6#
发表于 2017-2-8 17:19:38 | 只看该作者
相信楼主的说,非常支持你













?#24433;惨?#38498;脑瘫治疗
重度?#20223;?#22411;脑瘫儿童寿命
青海西宁儿童脑瘫医院怎么样
南通脑瘫治?#21697;?#29992;
中?#34903;?#30103;?#25286;?#30149;的
?#25286;?#36951;传吗
景德镇?#26012;本?#20799;童?#25286;?#30149;医院
中国哪家?#25286;?#21307;院
?#25286;?#30149;针灸埋线法
西安?#25286;?#22914;何?#26412;?br /> 专治小儿?#25286;?#30149;的医院
上海?#25286;?#21307;院哪家好
小儿?#25286;?#30149;可以治?#22369;?br /> 新疆乌鲁?#37202;?#27835;疗脑瘫那家好
最能?#27807;?#26681;?#21153;拆?#30149;的办法是什么
昆明治疗?#25286;?#30149;三甲医院
一岁小孩脑瘫?#24515;?#20123;症状
用什么方法治疗?#25286;?#27604;较好
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神经内科挂号
国内治疗儿童?#25286;?#30340;医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71

帖子

15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51
7#
发表于 2017-2-8 18:59:54 | 只看该作者
又看了一次













zudangkou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25913
faniu.cc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21511
bbs.yontao8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20472
hxzwzx.cn/thread-187008-1-1.html
ganjiangps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07591
bwsociology.imotor.com/viewthread.php?tid=214164
59zn.com/read.php?tid=2164389&fid=2
amaimai.ren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25541
duocai898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599440
tp3.benheym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32105
bs8885.com/thread-151800-1-1.html
khin.cn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00009
fxguandao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28948
lq.linqingtex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419942
bbs.168j.com/thread-274105-1-1.html
a2.eskystudio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445387
fuwanche.cn/thread-201573-1-1.html
lifo.555999000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90724
0854zx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68739
centuryfpc.com/read.php?tid=919405&fid=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3

帖子

9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95
8#
发表于 2017-2-9 01:02:37 | 只看该作者
以后需再关注,现在先帮你顶一下













沈阳?#25286;?#27835;疗好医院
太原治疗脑瘫哪家最好
?#25286;?#30149;小发作的后?#32982;?br /> ?#25286;?#30149;人发病了怎?#31383;?br /> 江?#36134;?#24030;儿童脑?#38381;?#30103;医院
广东珠海做脑瘫哪个医?#27721;?br /> 太原脑瘫治疗哪家医?#27721;?br /> 云南小儿脑?#31528;?#21307;院
泰安脑瘫医院怎么样
2岁宝宝?#25286;?#30151;状
中药治疗脑瘫
徐动型脑瘫手术治疗
根?#21153;拆?#30149;大概多少钱
不?#21363;?#28608;?#25286;?#30151;状
?#25286;?#26159;否具有遗传性
宿州市幼儿?#25286;?#30149;的治疗
江?#36134;?#24030;颠痫病的治疗方法
小儿?#25286;?#30149;人早期症状
广东深圳那个脑瘫医院最好
杭州?#25286;?#19977;甲医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75

帖子

159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59
9#
发表于 2017-2-9 09:16:29 | 只看该作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35

帖子

79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9
10#
发表于 2017-2-9 10:01:11 | 只看该作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全站友情:虚拟现实

本站是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?#24895;?#36131;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站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[声明]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?#22987;?#24212;用建议。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?#25112;?#37322;权。

QQ|Archiver|?#21482;?#29256;|芋头信息网-江南乡村  

GMT+8, 2019-9-14 10:05 copy; 2001-2016 备案号:45010502000532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北京快三开奖查询结果
彩名堂免费计划app 黄金计划 白姐透一码 百变计划手机免费的 14场足球彩票玩法 11选5直选2稳赚技巧 北京pk1o计划稳定全天免费计划 北京pk10详细走势图 输了6万还能回血吗 11选5做号软件手机版